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家训家规

桐乡张履祥:耕则良农 读则良士

发布时间: 2016-12-21 09:52:07 来源: 浙江省纪委监察厅网站

张履祥

  张履祥(1611—1674),字考夫,号念芝,浙江桐乡人,世居清风乡炉镇杨园村(今桐乡市龙翔街道杨园村),学者称杨园先生。张履祥是明清之际的大儒,著名的理学家、教育家、农学家,其著作被后人编订为《杨园先生全集》,包括《备忘录》《训子语》《补农书》《近鉴》《言行见闻录》等,共十六种、五十四卷。

  张履祥是清代入祀孔庙的九人之一,其少时家贫,力学苦读,初受业于刘宗周,后专意程朱理学。明清鼎替,张履祥隐居家乡教书,躬耕自给。他的学术以仁为本,以修己为务。其学风“正大”,践履“笃实”,三百多年来对浙西一带有着多方面的影响,故张履祥及其友人、后学被称为“杨园学派”。

杨园先生纪念馆

杨园先生纪念馆

  在杨园先生的故乡浙江省桐乡市龙翔街道杨园村,建有杨园先生纪念馆。纪念馆始建于2007年,2008年正式对外开放。纪念馆采用明清时期古朴的四合院结构,粉墙黛瓦马头墙,独具江南韵味,建筑占地600多平方米。馆内展示杨园先生生平事迹,收藏有杨园先生著作集,《补农书》单印本,专家学者研究论文、书稿等。杨园先生强调“治生以稼穑为先”,重视农耕且身体力行,纪念馆两侧厢房陈列有当时的农家生活用具和农耕工具等。

《训子语》

  张履祥晚年得子,担心自己不能完成教育子孙的使命,“每见世之迟暮得子,多至失教,以覆坠厥世,贻笑于人”,故而撰写了《训子语》一书。

  全书分上、下两卷,上卷包括《祖宗传贻积善二字》《子孙固守农士家风》《立身四要》《居家四要》等四章,下卷包括《正伦理》《笃恩谊》《远邪慝》《重世业》《承式微之运》《平世以谨礼义》《恂恂笃行是贤子孙》《要以守身为本》等八章,共十二章,每章又分若干条,全书共143条,两万三千多字。

  《训子语》中的家训思想有两个特点。其一,“耕读”,书中指出耕与读不可偏废,“读而废耕,饥寒交至;耕而废读,礼仪遂亡”。所以,张履祥倡导子孙后代做一个良农、良士,耕读相兼,耕田治生而不忘读书修身。其二,“勤俭”,《训子语》中说立身之道在于“爱敬勤俭”。勤,不只是为了做事,更是为了培养自己的品德;俭,不但可以养德,还可以养身,修养身心。

  该书影响深远,乾隆时理学名臣陈宏谋评价说:“先生以躬行所得,为训子之语。事不越于日用伦常,理惟主于忠信笃敬,实为立身行己之极则,所宜家置一编者也。”并将之收录于著名的《五种遗规》,作为童蒙教育读本。

桐乡风景·乌镇(一)

  ●张履祥家训摘编

修身

  人家不论大小,总看此身起。此身正,贫贱也成个人家,富贵也成个人家,即不能大好也站立得住。若是此身不正,贫贱固不成人家,富贵越不成人家,无论悖常逆理,祸败立至,即幸而未败,种种丑恶,为人羞耻不可言矣。所以修身为急,教子孙为最重。——摘自张履祥《训子语》

  【译文

  任何人家,不论其家族大小,都应看重立身之道。如果立身端正,贫贱也能做成个人家,富贵也能做成个人家。即使不能大富大贵,但也总能站住脚跟。如果立身不正,贫贱固然不能做成个人家,富贵越发不能做成个人家。做人做事违背情理,祸害、败亡立刻就会来临,即使侥幸躲过祸乱不曾败亡,家庭当中的种种丑恶,也会为人所不齿。所以说,一个人先要自己修养身心,然后最要紧的是教育好自家的子孙。

  凡做人,须有宽和之气。处家不论贫富,亦须有宽和之气。此是阳春景象,百物由以生长,所谓“天地之盛德气也”①。若一向刻急烦细,虽所执未为不是,不免秋杀气象,百物随以凋殒。——摘自张履祥《训子语》

  【注释

  ①天地之盛德气也:天地四时之盛气。语出《礼记·乡饮酒义》:“天地温厚之气,始于东北,而盛于东南,此天地之盛德气也,此天地之仁气也。”

  【译文

  做人必须要有宽和之气,居家不论贫贱或富贵,也都要有宽和之气。有这种气就像阳春三月的景象,万物都由此而生长,这就是《礼记》中所说的天地四时之盛气。如果向来都是苛刻严峻、繁杂琐碎,即使自己所坚持的不见得不对,也还是难免如同秋天的肃杀气象,万物也随之凋零败落。

  名节不可不自爱……行止语默,辞受取与,去就出处,生死存亡,无大小一裁乎义,而无所游移瞻顾,斯为自爱之实。义即命也,不知命,不知义,枉为小人而已。——摘自张履祥《训子语》

  【译文

  不能不珍视自己的名誉与节操……言行举止,推受给予,出仕去职,生存死亡,无论大事小事一律合乎道义,也就不必有所迟疑,有所顾虑,这才是真正的珍视名誉、节操。道义关于命运,一个人不懂得把握命运,不明白道义,只能徒然做一个见识浅陋的人罢了。

勤俭

  率素履①攸行,耕则良农,读则良士;

  学古训有获,勤以养德,俭以养身。——摘自张履祥《辛丑元旦春联》

  【注释

  ①素履:用朴实无华的态度处世。语出《易·履》:“素履之往,独行愿也。”

  【译文

  以朴实无华的态度处世,耕田能成为优秀的农民,读书能成为优秀的士人。

  学习前人的的训诫有收获,勤劳可以修养品德,俭朴可以修养身心。

  人家不论贫富贵贱,只内外勤谨,守礼畏法,尚谦和,重廉耻,是好人家。懒惰则废业,恣肆①则近刑,淫逸则败门户,丧身亡家,蔑②不由此。——摘自张履祥《训子语》

  【注释

  ①恣肆:放纵无顾忌。

  ②蔑:无,没有。

  【译文

  任何人家,不论其贫、富、贵、贱,只要内外做到勤劳谨慎,遵守礼节,敬畏法律,崇尚谦和,注重廉耻,就是好人家。反之,懒惰会荒废事业,放纵无忌会招来刑罚,纵欲放荡会败坏门风,最后导致丧身败家,都是因为这些原因。

重教

  子弟童稚之年,父母师傅严者,异日多贤;宽者,多至不肖。其严者,岂必事事皆当?宽者,岂必事事皆非?然贤不肖之分恒于此。严则督责笞挞之下,有以柔服其血气,收束其身心,诸凡举动,知所顾忌而不敢肆;宽则姑息放纵,长傲恣情,百端过恶,皆从此生也。——摘自张履祥《训子语》

  【译文

  子弟年幼的时候,父母、师傅对他们严格要求的,将来长大了大多贤能;宽松的,则有许多不成材。当然严格的,不见得事事都处置得当;宽松的,也不见得事事处置不得当。但是贤能、不肖的分别却往往就在宽、严之中。严格要求的在督促责罚下,能够克服年轻子弟的方刚血气,收束其身心,种种教育的举动,让孩子知道有所顾忌,故而不敢太过放肆。宽松则往往迁就、纵容,使得孩子增长傲气、放纵情绪,所有罪恶的端倪,都由此滋生了。

  祖、父用心果能终身不忘,先世家法苟能遵守弗失,传之久远遂成家风,子、孙便易得好,好则又能及其后人矣。——摘自张履祥《训子语》

  【译文

  如果能够始终不忘记祖辈、父辈维持家庭的用心,遵守祖先们传承下来的家法,不让它们遗失,那么一代一代传续下去就能形成家风。受到家风熏陶,子孙就容易学好,而好的言行又能影响到更后面的子孙了。

立志

  此志一定,便须实做工夫,以必求其如我所志而后已。日用之间,一切外诱凡可以夺志者,力屏绝之。如耳之于声,目之于色,口之于味,鼻之于臭①,四肢之于安佚之类,固有不知其然而浸淫入之者。惟有猛提此志,一发深省曰:“吾志为何,而以是自丧乎?”则于学也,将有欲罢不能者矣。——摘自张履祥《论学十二则》

  【注释

  ①臭(xiù):同嗅,气味。

  【译文

  志向一旦确定,就必须扎扎实实去做功夫,要求自己必须实现所定的志向才可以。日常生活中,凡是会影响志向的诱惑,都要尽力摈弃。比如耳朵对于美妙的声音,眼睛对于美好的颜色,嘴巴对于美味,鼻子对于香味,四肢对于安逸等等,可能都会在不知不觉中渗透、蔓延整个身心,从而沉溺其中。唯有时常以曾经的志向提醒自己,引发自身深刻警醒:“我的志向到底是什么,怎么能够因为这些诱惑丧失了呢?”这样之后再去学习,就会有欲罢不能的感觉了。

  吾人生于天地之间,当为可有不可无之人。以一家而论,一家不可无;一乡而论,一乡不可无;以至一国天下皆然。所谓“其生也荣,其死也哀”①,方不负父母生我之意。今人志卑气弱,说及此际,则以为必非人之所能为。噫!人特不为耳。——摘自张履祥《论学十二则》

  【注释

  ①其生也荣,其死也哀:生前家国荣耀,死后万民哀恸。语出《论语·子张》。

  【译文

  我们生养于天地之间,应当成为有用的、不可缺少的人。对于家庭不可或缺,对于乡里也不可缺少,甚至对于国家、天下也都一样。就像《论语》说的生前享受家国荣耀,死后万民哀恸,赢得这样的尊敬爱戴,才不辜负父母生我养我的一番苦心。现在的人,大多志气卑下,说起要有志气之类的话,往往也认为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哎!其实都只是不愿意去做罢了。

忠信

  忠信笃敬,是一生做人根本。若子弟在家庭不敬信父兄,在学堂不敬信师友,欺诈敖慢①,习以性成,望其读书明义理,向后长进难矣。欺诈与否,于语言见之;敖慢与否,于动止见之,不可掩也。自以为得则害己,诱人出此则害人。害己必至害人,害人适以害己。人家生此子弟,是大不幸,戒之戒之。——摘自张履祥《示儿二》

  【注释

  ①敖慢:敖,通“傲”。看不起人,对人怠慢无礼。

  【译文

  忠诚信实、笃厚敬肃,这是做人的根本。如果子弟在家中不能尊敬、信任父母兄弟,在学校不能尊敬、信任老师、朋友,欺骗别人,傲慢无礼,渐渐成为习惯,再想盼望他读书明理、有所长进就难了。为人是否欺诈,从他的言语中能觉察到;为人是否傲慢,能从他的行动中看出来,这是掩饰不住的。欺诈傲慢的人,自以为得当,就害了自己;引诱别人欺诈傲慢,就害了别人。害自己一定会害别人,害别人正好害自己。如果生了这样的子女,就是大不幸,一定要引以为戒。

桐乡风景·乌镇(二)

编辑: 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