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家训家规

季金:治军严明清廉为民的抗倭将领

发布时间:2017-04-10 09:41:00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察委网站

(图):季金将军像

  

  季金(?—1598年12月),字长庚,松门卫(浙江温岭松门镇)人,明朝将领,抗倭英雄。1568年武科进士,1597年参加抗倭援朝战争。1598年于露梁海战中痛击倭寇,同年战死。季金死后,朝廷封他为一级宣武功臣,1643年崇祯皇帝赠谥“忠武”。季金被韩国忠清南道一带群众奉为英雄,其抗倭事迹一直流传至今。

(图):露梁海战图

  露梁海战中痛击倭寇

  16世纪中叶,日本对朝鲜发动了侵略战争,中国明朝派出一批将领援朝抗倭。1597年季金以钦差统领浙直水兵游击将军的名衔,率三千水兵,被派遣至朝鲜战场,在汉江口协助明军守卫汉城,当年11月进驻忠清南道的水师营地鳌川,次年四月进驻古今岛,与朝鲜主帅李舜臣合营。季金治军严明,对朝鲜百姓秋毫无犯,与朝鲜文人、武将相处融洽。季金在攻击日寇堡垒倭桥时负伤,朝鲜名将李舜臣还将此事载入了日记。

  露梁海战发生在1598年,是朝鲜在抗击日本侵略战争中最后的一场海战,在朝鲜半岛被称为“露梁大捷”,这场胜利在中华民族乃至世界海洋战争史上都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1598年5月,明水军提督陈璘率水师主力入朝,明军水师兵力合计13000人,浙直水师归陈璘统帅,驻忠清南道。中朝联合水师在露梁海面以800艘战舰包围敌舰,此战明军统帅为陈璘,副将邓子龙、陈蚕、游击马文焕、季金等皆由其统属。海战中朝鲜主帅李舜臣和明军先锋邓子龙先后牺牲,在日舰突破中朝水师的伏击圈的危急关头,游击将军季金率援浙直水师赶到,阻挡了敌舰的突围。季金作为主帅奋力跃上敌舰杀敌,鼓舞了全军将士奋力拼杀,战场形势逆转,取得了露梁海战的最后胜利。根据《宣祖实录》记载,1599年4月22日,朝鲜国王非常感谢他,亲赴季金的官邸赐予酒礼,并称“大人于露梁之战,先登力击,贼之败遁,皆大人之功也。”

(图):季金清德碑

  “清德碑”中颂清廉

  季金将军忠诚仁义,他带的兵不仅于百姓秋毫无犯,还在自己驻扎地给予朝鲜百姓很大的帮助,为褒扬他,当地百姓“竖石通衢,以为陵(邻)师倡”,这便是韩国忠清南道保宁市的季金“清德碑”。在韩国,类似的清德碑很罕见。此碑在保宁鳌川初等学校教学楼后面的山坡上。“清德碑”正面题“钦差统领浙直水兵游击将军季公清德碑”,背面详细记录季金治军严明、清廉为民等事迹。

  碑上记载,1597年仲冬,浙直水师初泊鳌川,突然起风,船工落水,季金急解衣披于船工之身。季金所为感动了兵士,“见人蓝褛无衣褐,辄为之制套。”碑上还记载了,季金治军严明、军纪严肃,对百姓秋毫无犯,男女相近而不敢侵犯骚扰,与百姓买卖不敢欺负幼童。军队征用牲畜运物均登记在册,逐一记载毛色、齿龄,待不用时即归还百姓,“远近悦服,翕然无异辞”。清德碑称季金“既仁而化,令以廉简,威与德并济,得三千同德之士,其与田家之五百,孰为之多少?”在百姓心目中,浙直水军三千士卒比历史上知名的义士——汉初田横五百壮士更加仁义。季金将士驻军鳌川期间,部队不仅自食其力,还常将剩余财物赈济当地贫困百姓。正如朝鲜进士白振南题跋称:“都护季爷,奉天子命,将越甲三千余人,东抵小国。时贼势方炽,人民远窜,及公至,严令军士,抚循人民,人民喜附公舟师而居之,不旬月以至数千家。”说的正是季金带兵严谨又亲民爱民,诸多百姓都乐于依附于季金的军营。至今,水军营旧址还保存有恤政厅,即当年抚恤百姓施粥的地方。

(图):嘉庆太平县志记载季金

  季氏家风家训

  季金出身于松门武将世家,从祖辈到松门卫任指挥,有五代任武职。其父季堂,是明代著名将领戚继光的部下,为戚家军水军将领,曾任海门卫南部海域的水军统领,与松门卫胡震联手,统领海门卫至新河所东部海域的水军,负责台州海防。嘉靖四十年(1561),台州抗倭战争的最后一战在温岭城南展开,胡震将倭寇主力船上千入逼入隘顽湾海岸的长沙,取得了台州抗倭大捷决定性胜利。季金时年二十余岁,耳濡目染,深得教益,带兵风格更是严格遵循戚继光的治军举措。季金于隆庆二年(1568)武科及第,为武进士“探花”(第三名),是太平历史上武进士考试名次最高的。

  在以后的戎马生涯中,季金严守如下《季氏家训》:

  一曰孝父母。讲明父母养育之深恩,告诫“吾族子孙庶无不孝之罪”。

  二曰宜兄弟。讲明“兄弟不和为必破之家”的道理,告诫“吾族子孙能于兄弟间念同胞同体之恩,宜兄宜弟各尽其道,兄有过,弟劝之,弟有失,兄诫之。兄爱其弟不必责弟之不恭,弟敬其兄不必责兄之不友。视兄弟之身如己身而疾痛相关,视兄弟之事如己事而荣辱无异”。

  三曰教子孙。先儒曰:“子孙贤为吾所望,子孙不贤为吾所虑。”告诫“吾族为父兄者当审其成之废之之由,或延师以诲,或易子以教。启其德性,遏其邪心,谨其嗜好。训之以礼义,道之以诗书。”

  四曰慎言动。论语云:“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藉非言动之宜,慎也。”告诫族人慎言慎动,不行非礼之事。

  五曰和宗族。讲明宗族需和睦相处的道理。告诫“吾族子孙于同宗晋接之时,勿以富傲人,勿以势凌人。本骨肉之谊以亲之,推孝友之心以爱之。长长幼幼各尽其道,则和气孚于宗族,礼让著于乡邻”。

  六曰睦乡里。传曰:“乡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则百姓相亲睦。今井田虽废,邻里依然或牌甲相合,或桑棱相连,或祈祷相招,或婚姻相洽,邻里可不睦乎?时逢患难,吾当顾之,时遇吉凶,吾当问之。”告诫“吾族聚处此地,各宜存忠厚宽和之心,以养此太和之气。如人有不及者,当以情恕之,有非意相干者当以礼遣之,具包容之度以睦乡里之人”。

  七曰崇节俭。谚云:“生财不如节财,省用方能足用。”又云:“常将有日思无日,莫待无時思有時。”告诫“吾愿族之人当以崇俭去奢为本,食可饱不必珍精,衣可暖不必绮罗,居可安不必华屋”。

  八曰务生理。朱考亭(朱熹)曰:“士其业者必至于登名,农其业者必至于积粟,工其业者必至于作巧,商其业者必至于盈货。”告诫“吾族于石曲是居,田可耕也,水可渔也,山可樵也。各务生理,莫事嬉游,亦可藉生理以荣身。”

  季氏家训,富有为人治家敬业之理,其族人有诗题《廷樑公像赞》:花开桃李满羊城,尚有余风两袖清。院静弹琴同宓子,宫间裁柳学渊明。冰姿不肯随流溷,玉骨何曾遇难惊。忆昔才华并勋业,图中隐约旧风情。(台州市纪委)

编辑: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