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头条

我与南湖“红船”的那些往事——一位八旬老人的红船情节

发布时间:2017-07-14 08:48:00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6周年。19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举行,后为摆脱巡捕搜捕,转移到浙江嘉兴南湖游船上继续举行。这条游船因而获得了一个永载中国革命史册的名词——红船。红船见证了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成为中国革命源头的象征。红船,一直接受着人们的瞻仰。

  1959年春,根据上级党委指示,当时的嘉兴县委决定建造南湖革命纪念馆,并仿制中共“一大”纪念船(红船)。浦江县岩头镇夏泉村的董熙楷当时在嘉兴县委宣传部工作,亲身参与了这一和红船相关的重要历史事件。忆起当年亲身经历筹建南湖革命纪念馆及仿制中共“一大”纪念船的情景,今年86岁高龄的老董仍旧非常激动。他说:“对继承党的优良传统,发扬红船精神来说,这都是意义深重的一件大事。如今,不但全国各地,连世界友人也要来瞻仰红船,感受红船精神。作为当事人,我感到很光荣。”

  我与南湖“红船”的那些往事

  ——一位八旬老人的红船情节

  1980年摄于南湖革命纪念馆(右二为董熙楷)

  决定仿制纪念船的缘由

  1959年,为保护革命圣地,弘扬革命精神,根据浙江省委、嘉兴地委指示,嘉兴县委决定:建造中共“一大”南湖革命纪念馆,在国庆十周年的喜庆日子,以全新面貌对外开放。

  为实施这一决定,嘉兴县委成立了南湖革命纪念馆筹建委员会,由时任县委副书记沈如淙任主任,时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郭竹林任副主任兼筹建办公室主任,具体任务落实到县委宣传部。我当时在县委宣传部工作,是第一个到筹建办公室工作的,当时筹建办公室只有郭部长和我两个人。面对这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我们积极展开了工作。

  1959年摄于中共“一大”会址(右为董熙楷)

  展开全面的社会调查

  我们通过到上海望志路(现兴业路)中共“一大”革命博物馆了解,确知中共“一大”会议转移至嘉兴南湖是在一艘游船上继续举行的。中央有关部门曾经明确指出:“南湖建馆的中心是船的问题。”

  于是,我们对南湖游船的历史展开社会调查。我和郭部长奔走于大街小巷,寻老辈,访艄公,召开各类座谈会,想要弄清当年开会的船到底是什么模样。

  我们走访了新中国成立前游南湖的几位常客。据他们回忆,1921年前后,南湖的船有三四十艘之多,分为四种:摆渡船,专供游客摆渡用;小游船,只限载两三人;账船,是有钱人私用的,不出租;丝网船,是供包租的专业游船,船大舱多。因此,中共“一大”代表开会租用的只能是这种丝网船。

  为此,我们对丝网船的来龙去脉进行了专项调查,又去走访老艄公和旧时代游南湖的常客。他们提供了大量有关南湖游船的人与事。我们按图索骥,很快找到了线索。得知当年这种游船大一点的船长十余米、宽三米以上,内设前舱、中舱、房舱、后舱,从船首通向船尾的过道只有一条,叫单夹弄;左右各有一条过道,叫双夹弄。船身用料考究,船中雕刻精致美观。这种船,又叫灯船,来源于无锡,原本适于游太湖之用。

  我和郭部长立刻奔赴无锡。无锡市委宣传部高度重视,大力支持。无锡交通工具合作工厂(无锡红旗造船厂的前身)从厂长到车间老师傅,一听我们是为筹建南湖中共“一大”纪念船之事而来,非常热情。几位有经验的老师傅纷纷回忆起当年的船型:丝网船船型大,做工精巧,结构考究;船内楹梁、檐柱、炕榻、气楼、屏门等处雕刻有“八仙过海”“二十四孝”“渔樵耕读”“忠孝节义”等内容;匾联有“天水一色”“直上青云,唯一竞渡”“四海往来,五河相送”等字样。这种船一般是冬天回无锡,夏天到南湖,也有常年在嘉兴的。大型的丝网船在嘉兴没有几艘。无锡交通工具合作工厂还特意制造了一只双夹弄丝网船模型,交给我们带回。

  1959年摄于南湖烟雨楼(右一为董熙楷)

  送红船模型进京审定

  1959年3月上旬的一天,天气格外晴朗,组织上决定由我携带这只丝网船模型进京,和郭部长一起将它呈交给党中央,由毛主席、董必武同志审定。

  第二天,火车准时到达北京,我携带丝网船模型安全下车。早几天到北京的郭部长已在车站等候。我们乘车前往中央办公厅招待所。

  在京期间,中央办公厅的同志对我们热情接待,同时对我们说明:毛主席去西南视察,董必武同志去西北视察,要见毛主席、董老须等到二十天以后。他们介绍我们先去王会悟处访问,她是负责中共“一大”会务工作的。

  第二天,在一位秘书陪同下,我们携带丝网船模型走访了王会悟。她见到故乡来人,格外兴奋。我将丝网船模型放在客厅的方桌上,郭部长介绍来意。当王会悟听到嘉兴要仿制中共“一大”纪念船(红船),我们专程送来丝网船模型请求审定时,老人的目光立即投向丝网船模型。她站起身来走近船模,用手摸摸,仔细观察,回忆说:“这只船的模型,同当时开会的那艘船的样子很像,但是大了点,实际上还要小点。”据王会悟回忆,当时开会用的应该就是单夹弄丝网船。

  我们回到招待所商量了一下:任务重,时间紧,在京不能久等;其他有关“一大”还需弄清的问题可用书面的形式向党中央、毛主席报告。我们随即返回嘉兴,请嘉兴造船厂做了一只单夹弄丝网船的模型,寄往北京,呈送党中央审定。

  出乎意料,我们在京写的那份报告竟呈送到了毛主席手里。毛主席作了批示,大意是:我南征北战,记忆不清了,请董老过问此事。董老看了我们寄呈的第二只丝网船模型后也作了答复:船就是这样,但大船后面还有一只小船,是保卫人员坐的,万一发生情况,也可以用于撤退。我们之后又询问了王会悟,她也说确有一只小船。随即,我们又增造了一只小船模型。

  船的模型是确定了,不过还只是外观。内舱大体上虽能仿造,但具体的花纹、花格、匾上的字样等内部装饰又是如何呢?我们再次进行了深入调查。有人告诉我们:平湖有户渔民,家里藏有从破船上拆下的花格、花纹、门窗和匾额。我们立刻赶去,说明来意。他让我们尽心观察、挑选,还详细介绍了各种花格、花纹的特色和时代特征。我们收购了这些花格、花纹和匾额,再去无锡交通工具合作工厂找资料核实。几经反复,去伪存真,我们终于核准了当年中共“一大”南湖会议船内外结构、形态的确切模样。

  1970年摄于南湖红船(左一为董熙楷)

  精心制造纪念船

  当时,造纪念船的经费来自三方面:国务院文化部拨专款三万元;浙江省文化厅拨专款八千元;嘉兴县财政拨款两万二千元,合计六万元。

  造船的任务交给了嘉兴造船厂,由萧海根厂长负责。船厂接到制造纪念船的任务后,从书记、厂长到车间工人,个个精神振奋,义不容辞。他们立即研究实施方案,组织能工巧匠,精心制作。

  造这艘船需用优质杉木、高质桐油、金粉等重要而又紧缺的材料,由省物资部门全部解决。当时桐油很紧张,省里立即从桐庐调拨来高质量的桐油。这给造船工作顺利进行提供了物资保证。

  制造纪念船的各项准备工作落实之后,各方面都有序地开始工作。郭部长和我常到船厂检查督促,发现问题,及时解决。无锡交通工具合作工厂还专门派了三位有经验的老师傅温和尚、温炳奎、徐步皋前来作技术指导,直到纪念船完工,他们共在嘉兴工作了一个多月。

  随着工作量的增大,又从嘉兴师范学校借用美术老师陆松安,具体负责与船厂联系,抓质量和进度;从嘉兴新华书店抽调了副经理孙毅,负责物资采购工作;从嘉兴第一医院抽了一位总务主任申屠,负责后勤工作;收支财务管理由文教局会计张乃辉负责。

  仿制中共“一大”南湖会议纪念船及一只拖艄小船的工作,均按质按期于1959年7月1日完工,1959年10月1日下水,停泊在湖心岛烟雨楼东南岸水面展出,向人民生动地展现中国共产党诞生的历史场景。

  1964年,董必武同志来南湖视察,在仔细审察了纪念船的内外构造形态后说:“这只船,我回忆是造得对的,造得成功的。”对此船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作者 董熙楷)

编辑:张晓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