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头条

【拍蝇记】第八期 我们的社保金都去哪儿了?

发布时间:2018-01-10 14:53:00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我老伴儿那几年的养老保险款明明已经补交过了,这是政府给我的收据,为什么还说是断交的?”

  前不久,家住遂昌县蔡源乡蔡和村的李大妈因查不到老伴的养老金补缴记录,焦急地向乡社保员小蓝咨询。

  刚接手社保工作的小蓝本以为这并非大问题,可能只是当时的社保员工作中出了纰漏,便着手帮助李大妈查询。

  然而,小蓝很快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缺失的缴款记录,牵出5年前的“秘密”

  李大妈手上有补缴养老金的收据,只要拿着收据对照社保系统中的相关记录,原本应该很快就能查到原因。然而,小蓝仔细核对收据,却发现李大妈的老伴虽然的确补缴了养老保险款,但社保系统中却无缴费记录。

  此后,陆续有村民来办理社保手续时也反映了类似问题。小蓝隐约觉察有些不对劲,随即向乡纪委反映了情况。

  蔡源乡纪委书记范小忠第一时间找到当时的社保员项伟良了解情况。

  “这个……应该是工作交接的时候没有到位,记录上有缺失,我再跟小蓝对接一下,不会有问题的。”已经调离蔡源乡的项伟良佯装镇定,辩解几句后便匆匆结束了谈话。

  项伟良离开后,范小忠心中的疑问依旧没有解开。这里面究竟有什么隐情?时间跨度这么长,如果真有问题又该如何调查?为慎重起见,他决定向县纪委、县监委寻求帮助。

  一笔银行取现记录,终于“拨开”迷雾

  “既然村民已经将社保资金上交,但社保系统却没有补缴记录,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当时的社保员未及时将缴费信息录入系统,另一种是这些社保款被挪用了。我认为后者可能性较大!”得知该问题线索后,县监委委员叶波连夜召集相关人员讨论案情。

  “当时社保款的收缴工作是如何开展的,社保员总共收取了多少钱,上缴了多少钱,收上来的社保资金又是如何保管的,这些问题我们必须先调查清楚。”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郑兴夷提出调查建议。

  询问知情人士、查阅台账资料、翻阅银行明细……县纪委、县监委立即展开调查核实。

  “你们看,这笔15万元的取款时间正好是在他收取社保金之后,他取出这么一大笔现金是干什么用?”调查中,一笔大额银行取现记录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调查组跟踪这笔钱的去向,顺藤摸瓜,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惊闻纪委脚步声,他主动“招”了

  “我考虑再三,不把问题向你们交代清楚,我实在是睡不安稳……”得知县纪委已经介入调查后,项伟良再也坐不住了,7月22日一早,他主动走进县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投案,交代其在蔡源乡担任社保员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动用社保资金的问题。

  原来,在2011年底,遂昌县各乡镇开展了农村医疗保险及养老保险的缴费工作。由于当时乡镇尚未开设存取社保资金的专门账户,村民的医疗保险及养老保险费用均由乡镇社保员收取完毕后统一交到财政专户中。

  3个月内,项伟良先后收取蔡源乡5个行政村的村民医疗保险及养老保险费共计60余万元,并将其混存于自己工资账户中。如此大笔的资金由个人管理且缺乏必要的监督,为他后来实施挪用打开“方便之门”。

  挪用公款,竟是因为“哥们义气”

  “兄弟,我最近拉存款任务很重啊,帮帮忙吧。”

  2012年1月的一天,一位在银行工作的朋友找到项伟良,希望其帮忙完成揽储任务。当时,项伟良并没有什么积蓄,手头只有刚从村里收上来的村民社保金。胆大包天的他居然答应了朋友的求助,把60万元村民医疗保险及养老保险费中的15万元取出,存入该银行。

  此后的6个月中,他还在朋友帮助下多次进行理财交易,获取收益。

  除此之外,2012年1月至2017年6月间,他长期未将3.84万元社保资金缴存至财政社保专户。

  经调查核实,加上前期已掌握的证据,遂昌县纪委、县监委很快查清了项伟良利用职务便利,挪用社保资金15万元的违法事实,以及长期未缴纳3.84万元社保款的违反廉洁纪律事实。12月1日,项伟良被开除党籍,其涉及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社保工作是事关群众切身利益的大事、要紧事,从2012年底开始,我县已推行一人一卡的直接缴纳制度,及时改变了乡镇社保员经手社保资金的做法,堵塞了机制漏洞。”该纪委负责人陈永军表示,“当前,我们已结合项伟良案的查处,要求全县20个乡镇全面开展一次有关社保资金管理方面的自查自纠行动,对于胆敢损害群众利益的违纪违法的问题将予以严肃查处,绝不姑息!”

  (丽水市纪委市监委)

编辑:张晓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