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要闻·动态

“抱团”贪腐必然“组团”落马

发布时间:2019-03-01 09:54:27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2018年11月2日,青田县河道管理所原所长蒋宗恩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12月26日,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

  2019年1月2日,浙江青田鼋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副主任杜宏涉嫌严重违法,接受监察调查;1月28日,被开除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

  2019年2月22日,青田县水利局行政审批科科长谭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

  近几个月来,一个个发生在身边的案件通报,如惊雷般在侨乡青田大地上炸响,议论纷纷者有之,义愤填膺者有之,拍手称快者有之。

  原来,上述3位“主角”都是青田县水利系统原中层干部、业务骨干。作为大学同学的3人,当年,均是作为专业技术人才从四川省引到青田县水利系统工作,本应为县水利事业作积极贡献,结果却以这样的方式“组团”亮相,令人唏嘘。

  他们找到了权力和技术的“生财之道”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本是一条重要的生存经验,但这个经验却被蒋宗恩他们挪到工作中,并将其“发扬光大”,发挥到了极致。

  蒋宗恩、杜宏、谭健3人,自大学毕业就在青田县水利系统任职,一干就是18年。水利水电勘测设计所、防汛防旱指挥部办公室、河道管理所、水利建设管理站等部门纷纷待了个遍,凭着自身的努力,也学到了一身的“本领”。但随着职位的提升,权力也逐步大起来,又由于觉得付出与收获未成正比,心态开始失衡,遂产生利用自己的专业技术谋取私利的想法。“一回生,两回熟”,从此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经查,蒋宗恩他们利用职权,从为他人编制河道保洁项目投标文件,承接与自己职权相关的营利性项目,再到明目张胆索要水利项目编制业务,甚至还利用单位管理上的漏洞,直接截留或私下与某公司合作等方式,将多个土地开发项目设计费非法占为己有,还美其名曰:凭“本事”开辟出了一条“生财之道”。

  在县委巡察组进驻水利局开展政治巡察时,蒋宗恩他们还心存侥幸,打“马虎眼”,抛出兼职取酬的违纪问题,企图蒙混过关,直至组织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最终把自己推向了深渊。

  曾被老板“围猎”,现在更乐于去“围猎”老板

     作为县水利系统的中层干部,蒋宗恩不管是在水利水电勘测设计所的技术岗位,还是在防汛防旱指挥部办公室、河道管理所的行政管理岗位,请吃、玩乐、拉关系的人经常有,接触的老板也多,经常出入一些饭店和娱乐场所,跟各色各样的人称兄道弟,让其不免飘飘然。

  从刚开始的接受管理服务对象吃请、接受有偿陪侍,发展到后面主动让施工老板请吃、陪玩、买单,要求项目工程老板随叫随到,生活堕落,不可自拔。

  1000元,1500元,3000元,4000元……

  而在工程检查、完工验收等期间,一笔笔自认为是理所应当的“感谢费”又撑大了蒋宗恩的胃。收受红包时,从一开始的战战兢兢逐渐变得心安理得,在他看来,自己行使职权,为他人提供帮助,得到回报是很正常的。

  慢慢地,不管“生人”“熟人”,都要“卡”一下,不管大小工程,都要“吃”几回,不论是在工程的审批、立项、资金拨付方面,还是设计变更、竣工验收等环节,都无一例外地要“捞一笔”,都要“雁过拔毛”,如果未得到足够利益或未满足要求,就采取故意拖延等自认为聪明的“好办法”,无所不用其极,“拿钱才办事”俨然成了他的个人“标签”。

     “抱团寻乐”让他们“前腐后继”

  俗话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蒋宗恩、杜宏、谭健既是同学,又是同事,他们之间有相同点、有“共鸣”,这就是贪欲和利益。

  他们互相之间有较多的任职岗位是前后任,每每是前任的贪欲手法交给后任,后任取得的私利,又与前任分享,相互勾结,互为依托,“设计、监管、验收”一条龙“服务”,各种违纪违法行为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逐渐形成“贪腐”共同体,“声名远扬”。

  他们的“格言”是:“吃喝一起去,有玩一起上,有钱一起捞”。更甚者,曾对某位没让他们得到利益的老板叫嚣,“你得罪了我一个,就得罪了我们仨。”完全肆无忌惮、毫不知止。

  甚至在蒋宗恩被县监委留置后,杜宏和谭健害怕其与蒋宗恩的违纪违法犯罪问题败露,多方联系相关人员设法串供,转移、隐匿证据。

  随着3人相继被调查,这起“小官大贪”“吃拿卡要”的水利系统腐败“窝案”也逐渐浮出了水面。

  “一朝起贪欲,万事都虚无。”这是杜宏在悔过书中对自己所作所为最终的总结。正所谓“莫伸手,伸手必被抓”,“抱团”贪腐也必然会“组团”落马。(黄永伟)

  (丽水市纪委监委)

  

编辑:张晓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