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要闻·动态

【新时代·看看新变化】监督的力量

发布时间:2019-10-09 14:40:00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走进武义县后陈村,小桥流水,郁郁葱葱,廉政文化公园、民主公园、民主广场、村便民服务中心……一处处街景蕴含深意。从昔日的问题村、上访村,到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的华丽转身,后陈的巨变让来访者无不感慨。

后陈村村庄原貌

如今的后陈村

  从怕干部干事,到怕干部不干事

  本世纪初,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的推进,大批土地被征用,村集体可支配的资金急剧增多,由于村里财务不透明,一些村干部以权谋私滥用权力,村民与村干部的矛盾纠纷不断。2000年至2003年间,后陈村每年有近百起上访事件,成为了武义上访第一村。

  为破解村务管理混乱难题,2004年6月18日,后陈村成立了全国第一个村务监督委员会,并选举产生了第一任村监委主任。

  2004年6月18日,后陈村召开村民代表会议,通过《村务管理制度》、《村务监督制度》及建立村务监督委员会的决议,选举产生了首个村务监督委员会。

2004年6月18日,后陈村村务监督委员会正式挂牌

  后陈村监委会建立后,因为有了这个专门机构对大小村务进行全程监督。村民们说,村监委成员监督越积极,村民越放心。他们有什么意见就向村监委反映,上访案件应声而降。村里的招待费也从每年二三十万元锐减到几千元,直至“零招待”。

  村支书陈忠武说,有了村务监督委员会,干部腰板都挺直了。过去,群众怕干部干事,总是怀疑捞好处,不干事也不行,说干部是懒政,反正怎么都不是。现在,所有村务晒在阳光下,群众反过来怕干部不做事。

  从干部说了算,到一律按制度办

  “礼堂搞卫生的工资和运费2600元,村办公室电费24元6角……”这些年,村里所有的开支,经村监委会审核后,统一上传到家家户户的华数电视互动点播频道里。什么事项,开支多少,经办人是谁,村民打开数字电视,每张发票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后陈村村民通过电视机查看村级账目收支情况

  从早先村务监督只管财务监督审核签字,到现在参与决策、实施监督、核对入账,监督制度覆盖事前、事中、事后全过程,除了管钱,还要管事、管人。从村集体资产的保值增值,到各项收益分配,再到村集体建设工程的管理等,全部纳入村监委监督范围。不论大小建设项目都得招投标,重大事项必须听证。村务晒在阳光下,干部捞钱“现在想都不要想”。

  现任村监委会主任陈玉球说,今年上半年,后陈村上传公开的票据有500多张,“村干部若是不干事,就不会有这么多票据,现在是制度在推着干部干,村干部已习惯在村民的监督下干事。”

  从“摸着石头过河”到“满怀信心大步走”

  对15年前的那场改革,后陈人始终记忆犹新。但在当时,这一基层民主政治的创新之举,引来诸多的不解和争议。

  2005年6月17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来到后陈考察调研,肯定了后陈首创村监委的做法。

  沿着总书记锚定的方向,后陈人昂扬奋发,不怕试,大胆闯。直到今天,后陈村把村干部“零违纪”、村民上访“零记录”、工程“零投诉”、不合规支出“零入账”的“四零”成绩,自信地印在了村办公楼大厅的墙上。

  “后陈经验”的名声愈响,压力也愈大。后陈人不时被问、更经常自问:接下来该往何处发力?

  “紧跟时代步伐,突出问题导向,不断推陈出新,推进深化完善,使村务监督制度化、规范化、体系化,推动基层民主法治建设迈上一个又一个新台阶。”镌刻在“后陈经验”展示馆的这段话,是后陈村人面对“永葆活力”时代考题的思索和回答。

  为保证监督不错位、不缺位、不越位,武义县跳出“就监督论监督”模式,把推进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作为重点,以实施村务监督规范化建设“二十条”为基础,大力推进“阳光村务”三年行动,实现基层治理“一盘棋”运作,打造新时代“后陈经验”2.0升级版。(金华市纪委监委)

编辑:胡绥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