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要闻·动态

两个会计双保险,小出纳为何还成“大蛀虫”?

发布时间:2019-11-08 10:58:46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古楼村出纳挪用村集体资金175万多元,这事已经开庭审理啦!”近日,这个消息在临海市古城街道炸开了锅。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今年临海市启动村居巡察说起。

  2019年,临海市全面启动村居巡察工作。近两年来,古城街道古楼村存在报账不及时的问题,市委第一村居专项巡察组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把该村列为第一个专项巡察村。为了能更好地完成这次巡察工作,专项巡察组工作人员在决定进驻前,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通过向该街道组织办、三资管理中心、村级理财小组等有关部门、人员进行相关情况的广泛搜集,果然发现,导致该村长时间报账不及时的一个隐藏原因是出纳洪海珠涉嫌挪用村集体大量资金。

  “该村虽然报账不及时,但每月正常理财,村里有专门的会计,街道一级还有三资代理中心会计把关,怎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疑惑了。

  巡察组不敢怠慢,及时向市委巡察工作领导小组报告,听取报告后,领导小组当即决定,针对古楼村的情况成立“专案组”,与巡察组一并介入调查,带着前期排摸的问题有针对性地对该村资金相关情况开展专项巡察。

  5月6日,巡察组正式入驻古楼村。当天就召开巡察动员会、进行民主测评,之后紧锣密鼓地开展了个别谈话、查阅“三重一大”会议记录、翻阅账目等,赫然发现该村财务制度不够健全、“三资”管理颇为混乱。另一方面,在街道委托中介对该村2017年1月至2018年12月的货币资金收支明细及其余额进行的专项审计中发现,古楼村库存现金差异金额高达177万余元。

  20余天的调查取证,21人次的证人证言,及对洪海珠本人前后6次的调查谈话讯问,事情的真相一步步浮出了水面。

  “2017年1月份左右,我因手头资金紧张,就想到利用自己出纳的身份,从银行取了现金3万元用于自己的日常花费。这事一直没有人发现,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每当钱不够用的时候,就到村子账户里取。”从第一次动心思时忐忑不安到后来的日益膨胀,洪海珠的这个心理转变过程前后不过10个月。

  据洪海珠交代,到2017年10月为止,自己已经挪用集体资金20余万元。虽然没有被发现,但在细算挪用资金总额之后,她开始有些惶恐。于是她就想方设法先归还了一部分,妄图能瞒天过海。当时恰逢该村要开展重阳节活动、慰问老人等需要支取经费10万元,洪海珠趁机拿出自家的10万元来填补。

  如果当时洪海珠能就此罢手,也许她的罪责就会轻一点。谁料2017年底,洪海珠又迷上了网络麻将,无法自拔。钱来得快,去得也快,手头拮据的时候,就从集体账户里支取,从此古楼村的银行账户俨然成了她的个人账户,只要想用随时去取。

  至2018年6月,洪海珠通过私开支票、私盖印章,直接从银行取现16笔共计51万元。同时,她还通过截留村房屋租费、不及时移交财务票据等形式,不断挪用村集体资金,案发那一刻,她一共挪用村集体资金175万余元。

  小小一个村出纳,是谁给予她这么大的胆量和权利?监管的漏洞在哪里?

  “2017年11月我们在理财时发现洪海珠提供的票据不齐,就开始留了心眼。每次催讨,她都说再找找,后来她银行对账单也提供不上,因街道每月要报账,我们就对现有的票据先理财通过,同时让她抓紧补齐,她在村里当出纳也快10年了,一直本本分分的,谁也没有想到她个人会挪用啊。”该村理财小组成员告诉巡察组。

  据该村收账员李某某回忆,他们村有80多间商铺,租户基本上都是付现金,这些钱最后都交给了洪海珠。

  “我们村好几届都没有对库存现金进行盘存了,2018年6月发现村账目有问题后,我们立即自查自纠,进行盘存,同时也让洪海珠自己核实,对遗失的票据抓紧查找,她都以各种理由推脱了。到2018年底,我们停了她的职务。”村书记在谈话时告诉巡察组成员。

  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小小出纳监守自盗,通过直接取现不入账,截留部分房租不及时移交村收入财务票据等方式挪用村集体资金175多万元,这充分暴露出了该村财务制度存在的严重问题:长期不对“库存现金”进行盘存;收取房租及支付其他费用大量使用现金;票据入账手续不完备;监督不力等等。

  2019年5月14日,洪海珠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等待进一步处理。同时该村主职干部因履行主体责任不到位,村监会成员、会计等人因履行监督责任不到位, 5人被古城街道纪工委立案审查,3人被提醒谈话处理。

(台州市纪委监委)

编辑:成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