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图片

中国日记丨80后古DNA研究员的冷板凳

2020-09-15 10:58 来源: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经常有人问,‘你的研究有什么用’”。日前,在科学家座谈会上,来自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80后研究员付巧妹,向习近平总书记汇报了这些年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听了以后深有感触:“对冷门怎么看?按一般概念,一些冷门的东西没有用。这种认识可能把一个领域的事业耽搁了。做科研事业的评估,要有长远的眼光、世界的眼光、科学的眼光。”

  付巧妹研究的是古DNA技术,力求破译古人类基因密码。关于人类进化的历史,有一个深入人心的精妙比喻:将地球迄今的46亿年历史压缩成一天,人类在最后的38秒以南方古猿的身份登场。古猿何以演化为今天的“人”?共存时间里,灭绝的古人类和早期现代人如何互动?付巧妹就像是面对远古人类的法医,不断追寻着“最后38秒”里一些待解的谜题。

  古DNA研究,简单地说,就是利用古人类的DNA来了解当时人群的遗传关系,从而了解当时的人类发生过什么。这项研究除要收集到合适的人骨样本外,还要对古DNA的信息进行破译,包括提取、排序、重建古DNA的片段、序列比对组装等。

  这样一门学科,看似离现代社会十分遥远,难以产生经济价值,但是付巧妹全身心投入进去,先后领衔开展了西伯利亚西部4.5万年现代人基因组研究、东亚人群古DNA研究、中国南北方人群的古基因组研究等,获评《Nature》中国十大科学之星,在《Nature》《Science》《Cell》等权威期刊发表论文20篇……

  “不必在意眼前的事到底要有什么意义,唯一要想的就是:你内心深处最想做的事,是不是一直在坚持?”付巧妹说。

  甘坐“冷板凳”磨砺科学之剑的还有很多。

  屠呦呦数十年如一日,带领团队潜心研究青蒿素,试千方、尝百药,终为人类健康作出历史贡献。中国科学院院士、紫金山天文台台长常进,带领团队负责我国首颗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悟空号”传回数据的研究分析工作。“很多研究人员,就是‘枯燥’地在电脑前分析密密麻麻的数据,长年累月坚持,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卫星传回来的数据有‘大波动’,那可能是个大发现。”常进说。

  不管冷门、热门,静心笃志、潜心研究,是很多科学家的集中写照,也是他们赖以成功的必备品质。实际上,科学知识体系是一个整体,不论热门、冷门,都是体系中的一部分。科学进步是一个整体性的进步。哪一部分在应用中的率先突破,都离不开其余部分的坚实支撑。从这个意义上说,科学研究无冷热,关键是保持探索世界奥秘的好奇心,执着向前、追求极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兰琳宗 文字 王婵 设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