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警示教育 > 反腐三记 > 拍蝇记

【拍蝇记】第一百零五期:他把拆迁安置权当作"救命稻草"

2020-10-16 09:15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宋超,诸暨市永兴房屋拆迁服务有限公司(国有企业)的一名普通员工,在2017年至2018年短短两年间,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公共财物549万元,受贿229万元,成为诸暨市拆迁安置领域“小角色大贪腐”的监守自盗典型。

  是什么让“希望能干一番事业”的“80后”变成“疯狂敛财人”?为什么本应层层把关监管的拆迁安置补偿款成为被觊觎的“肥肉”?而且频频被得手?

  沉迷赌博“刺激”中

  宋超曾是踏实肯干的同志,但随着时间推移,宋超的内心悄然发生变化,期间的一个“偶然”,让他走上了迷途。

  “那天,朋友打麻将缺人,顺口叫我凑搭子,第一次上手却赢了钱。”就是这一次“偶然”,一下子勾起了原本“每天重复着上班下班,生活没有一点激情”的宋超浓浓的“兴趣”。从只和朋友小范围玩到慢慢和社会上的人一起搞,从麻将、斗牛到网络赌博,从几十块、几百块到一次输赢几万、几十万,一发不可收拾,宋超的人生列车,也从此开往了错误的方向。

  沉迷于赌、不可自拔的宋超,赢钱了就肆意挥霍,娱乐场所、高档消费如同家常便饭;输了就开始借钱,甚至抵押父母房产到银行贷款。不长的时间,他投入网络赌博平台的资金超800万元,到最后,负债雪球越滚越大。“欠的钱还了一部分,剩下一部分继续翻本。”与妻子离婚,把孩子扔给年迈父母,喜欢“百家乐”的宋超,把好好一个家断送了、让家人与“乐”无缘了……

  走上敛财“疯狂”路

  负债累累的宋超,将手伸向了正在参与的农村住宅置换城镇房产及危旧房改造专项工作,“事情由我负责,根本没人会发现,感觉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2017年,宋超被公司派往诸暨市店口镇,参与该镇牛皋村拆迁补偿工作,并直接负责产权置换、差价计算和签约付款。在一次房屋差价款计算错误中,协议签订与财务报账“一手抓”的他,发现按照无偿安置政策,可以通过虚增户内人口的方式,让安置户少交部分房屋差价款。“这里我可以收取好处费。”就这样,已输光贷款、借遍亲朋好友、借满网贷和小额贷款的宋超,一下子找到了“出路”,将目标迅速锁定“拆迁禁区”,并在一番讨价还价后,从向他表示“帮忙算便宜点”的王某某那里,拿到了第一笔好处费16万元。

  这次成功的“经验”,让宋超尝到了甜头。“好像星星点火一样,我疯狂地寻找可以给我好处费的人,从最开始的小心翼翼、担惊受怕到后来的越来越大胆”。宋超主动和王某、孙某等15人联系,承诺帮忙少交安置房差价款,并收受对方好处174万元。同时,谎称通过他办理拆迁补偿手续可以少交安置房差价款,进而转手将村民上缴给国家的差价款收入囊中,共计侵吞173万元。然而,如此敛财并没有改善宋超的经济状况,因为“好处费就从我这过了一下手,又全部到了‘百家乐’里面。”

  进入2018年,“钱还是欠着,贷款也还没还上”的宋超,不再满足于农村拆迁安置的“小打小闹”,而是随着工作的变动,胆大包天地把手伸向了利益更大的城区拆迁。“正当我着急的时候,有几户危旧房遗留户来挑房子。”在用同样手法收受55万元好处费后,“钻空子”本领已炉火纯青的宋超,又“想点子”,通过伪造产权调换协议的方式骗取可供安置的商品房,共计骗取国家财产370余万元,其中,宋超实得186.5万元,全部被用于高档娱乐消费和赌博。纸醉金迷而又债务压身的宋超,已经无法自拔,在被采取留置措施的前夕,他还在筹谋如何骗取下一套安置房。

  没人可拿权力换金钱

  “对不起党和国家对我的培养,对不起领导和同事对我的信任,对不起老百姓的支持,对不起家人亲戚的期望,更对不起我的儿子……”宋超把这一连串“对不起”写在了自己的忏悔书里,带着“以后再也不沾赌”的保证,开始了他15年的铁窗生涯。

  拆迁安置,政策和制度不能偏迁、金钱和法纪不能置换,宋超案让人叹息,更引人深思。拆迁补偿工作本应有着严格的政策标准和操作程序,宋超也并非是有绝对话语权的领导,为何他的敛财行为能屡屡得逞,这起拆迁安置领域监守自盗案件的“病根”又在哪里?

  回顾宋超的堕落轨迹,沉迷赌博无法自拔固然是罪恶诱因,但公司对拆迁工作关键环节和重点岗位未落实分权制约和有效监管,造成负责拆迁安置的工作人员权力过于集中,一人包办拆迁安置签约全部工作,且组织层面的审核把关流于形式,以单纯签名代替实质审核,加上相应的拆迁安置重要文书、资料、档案管理不规范,为其“随心所欲”提供了便利。另外,组织对工作人员日常教育与监督管理缺位,“八小时”外关注不够,对宋超长期流连高档娱乐场所、耗费巨资进行网络赌博,以及生活奢靡四处举债、在群众面前自称“拆迁办主任”等问题毫不知情,也错失了露头就打、及时止损的机会。

  “权力”是柄双刃剑,善用者,为民谋福祉,体现自身价值;滥用者,伤及群众利益,殃及政府公信力,还会把自己送上“不归路”。2019年8月,诸暨市人民法院对其公开宣判: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万元。并罚后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六十万元。

  为做深做实案件查办后半篇文章,诸暨市监委第一时间向永兴房屋拆迁服务有限公司的上级主管单位诸暨市建设局发出监察建议书,就该公司存在的关键环节和重要岗位未作分权制约、重要档案和资料台账管理不规范等问题提出监察建议,督促建设局“抓整改、定规范、堵漏洞、防反弹”。建设局召开党委班子会议对照研究,开展专题党风廉政建设分析会、案件专题剖析会议、职务犯罪案件旁听庭审等形式警示教育6次,完善权力运行制约机制和监督机制6项。

(绍兴市纪委市监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