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警示教育 > 反腐三记 > 拍蝇记

【拍蝇记】第一百九十六期:公安局长为何沦为保护伞……

2021-05-06 06:30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三十年警龄,三十年党龄,在组织的培养下,我从普通民警成长为正科级领导干部。空手夺刀解救被绑女孩,为侦破凶杀案没日没夜地连续排查,在一线处置群体性事件从没有害怕……”

  “痛定思痛,曾经有几次自我挽救的机会,但我错误地认为,还钱就是补救,还去串供而没有向组织投案自首,争取主动交代坦白,错失良机,但悔之已晚。”

  这是曾任海盐县公安局副局长的钟革伟在悔过书中的两段话。

  钟革伟在1988年进入县公安局工作,至2018年从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岗位上调任乡镇党委书记,后转岗到水利局任党组书记,从警30年,曾是优秀的人民警察,四次荣立三等功,却在黑社会人员、浴场股东、网吧老板、石矿矿主、企业老总的轮番围猎中失去了方向,忘记了初心,最终毁了自己,还影响了单位形象。

  借多还少 欠下人情成了“保护伞”

  2010年前后,钟革伟在家庭资金并不宽裕的情况下,在“朋友”的鼓动下,为了面子购买排屋,接受了沈某主动提供的借款。沈某是海盐的黑社会人员,开设赌场、放高利贷、巧取豪夺,甚至买下矿山疯狂盗采,他一心希望能与公安机关的人员搭上关系,为其各种违法行为寻求庇护。

  2010年,得知钟革伟购房缺少资金,他嗅觉敏锐地主动提出,无息借款150万元给钟革伟,并在钟革伟陆续归还140万元后,剩余10万元不再归还时,沈某心领神会地不再提及此事。

  沈某没有收回借款,但他很高兴,因为他知道这10万元已经成了他给钟革伟戴上的金箍。2014年,沈某手下阮某因开设赌场被公安机关查获,在有明显证据指向幕后老板是沈某的情况下,沈某念动了“紧箍咒”,时任县公安局分管治安副局长的钟革伟立即出面将案件调查范围限定在阮某一人,使沈某成功逃避了法律的制裁。

  “一开始与这些人还能划清界限,尽职尽责做一个优秀的公安民警,但逐渐地还是被他们捧得飘飘然,在接受他们安排的吃喝玩乐中放松了那根弦。”钟革伟这样告诉调查人员。

  只借不还 一夜暴富的美梦成了万劫不复的噩梦

  2015年开始,中国股市迎来了一波牛市,钟革伟开始眼红在股市中挣到快钱的人,不满足于公务员的那份死工资,也做起了一夜暴富的黄粱美梦,开始筹集资金投入股市。

  钟革伟用家庭存款炒股,向兄弟借钱炒股,与邻居合伙炒股,先后投入股市的资金约500万元。可惜他破案是一把好手,炒股却不免成了“韭菜”,不到半年时间,他的账户资金几乎腰斩。

  2015年底,为了归还与邻居合伙炒股的钱,他向网吧老板池某借钱30万元,并且根本没打算还款,因为他心里清楚,池某需要他的帮助,因为网吧是治安重点管理对象。

  池某也是八面玲珑之人,公安局长开口向自己借钱,那是看得起自己,当然是乖乖奉上。几年时间,就算在池某自己的资金也很困难的情况下,也没向钟革伟开口讨要借款,而换来的好处就是钟革伟向监管网吧的巡特警大队队长邹某关照,对池某的网吧格外照顾,池某的网吧生意因此做得非常顺利,从一家开到了四家。

  2019年底,因沈某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钟革伟担心牵连到自己,为了掩盖自己与池某间的不正常经济往来,让合伙炒股的邻居替自己将30万元还给了池某,自欺欺人地认为将钱还掉就不会有事。

  2016年底,钟革伟儿子要出国留学,在资金充裕的情况下,他却还借着儿子读书的名义,向石矿矿主陆某借款50万元,且几年间一直不归还。直到沈某被逮捕,他预感到危险,在2020年初将50万元归还陆某,并且天真地以为事情可以这样了结了。

  “本来自己的贪欲还不大,胆子也不大,借钱时想着要还,就因为炒股亏损严重,导致自己的心态彻底崩掉,开始认为拖着不还他们也不会讨要,一步步将自己彻底埋葬了。”钟革伟在交代这几个事实后这样剖析了自己。

  收钱办事 甘当“老好人”

  在有些人眼里,钟革伟是“老好人”。在生活上,只要亲戚朋友开口求助,无论大事小事,他都会想办法帮忙;在工作上,只要有人找他帮忙,钱到位后,事情也能办好。

  2014年,公安局民警王某希望从乡镇派出所调动至县城工作,因为和钟革伟没有关系,于是便通过矿主陆某向钟革伟转达他希望调动岗位的请求,并且拿出5万元请陆某转送给钟革伟。钟革伟与陆某关系密切,又拿到了真金白银,便帮助王某调动到了他所分管的部门,将工作岗位变成了售卖的物品,成功将权力变现。

  2014年底,某洗浴中心因消防验收不合格,被查封停业。正值洗浴旺季却只能闭门谢客,洗浴中心的老板钱某一筹莫展,这时候股东沈某生自告奋勇,仗着自己和钟革伟十几年的交情,请钟革伟向消防部门进行疏通。钟革伟此时正好也分管消防,帮助洗浴中心通过了验收,恢复了营业。钱某和沈某生赚了钱,当然也不忘钟革伟的关键“助攻”,于是由沈某出面将5万元现金送给钟革伟,钟革伟一边说着“下次不可以”,一边把这捆现金收下。

  在钟革伟的概念里,“这些都是帮忙,都是在‘原则范围内的能帮则帮”,殊不知这些所谓帮忙都是他为自己找的台阶、打的麻药,没曾想最后从台阶上摔下,麻药却不起作用,只留下钻心的痛楚。

  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多条问题线索指向钟革伟。2020年初,海盐县纪委县监委对其启动核查,5月28日立案审查调查。经查,钟革伟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消费卡;违反组织纪律,隐瞒不报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违反工作纪律,不正确履行职责;违反生活纪律;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涉嫌受贿、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9月25日,钟革伟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经法院审理查明,钟革伟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涉案金额245万元,属数额巨大;身为国家司法工作人员,指使他人对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进行包庇,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2021年1月29日,钟革伟因犯受贿罪、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平湖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55万元。

  钟革伟在忏悔书中最后写到:我忘记了我是谁,为了谁?党性原则在哪里?工作属性是什么?警察的尊严,法律的威严在哪里?交友不慎,问题越来越大,党纪不容,国法不容……想到现在又何必当初,只是想唤醒所有更多的人,走好人生的每一步,不要在痛苦中后悔。 

       本应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的警察,却沦为黑社会的保护伞、金钱的奴隶;本应对党忠诚老实的党组书记,却串供补救、对抗审查。钟革伟“两面人”的做法令人唏嘘,他的案例警示着人们:如果没有廉洁自律这根弦,一切荣誉、功劳只是过往云烟,切莫让公权成为敛财的工具。

(嘉兴市纪委市监委) 

分享到: